© 云憩屋|Powered by LOFTER
生命纯属偶然。http://weibo.com/jcdking

首先,幸福无法定义,其次,我们根本不懂什么是幸福。
所以,我们时常会在幸福与不幸福的边缘挣扎。
幸福,更确切的说,它是一种感觉,它也只是一种感觉,你只能用你的心去感受,语言无法表达,更无法定义。
所以,我们会一次次的感觉到幸福,也会一次次的感到不幸福,还会感到幸福的同时又感到不幸福,以至于到头来,我们不知道我们是否幸福。
不是我们不够乐观了,也不是我们变的放不开了,烦恼,始终是存在着的,可能它会消失一段时间,或几天或几个月或几年,但是,它永远不可能被消除。
有人说,我们开始思想变复杂了,有人说别想太多,有人说开心幸福才是最重要的,这些,我们都懂,如果可能的话,谁情愿去考虑那些众多的纷纷扰扰,又有谁不想拥...

忙碌了一天回到家,一个人躺在沙发上,一个人喝咖啡,一个人望着天台,楼下车来人往,城市车水马龙。忽然,心,就空荡了,伤,就蔓延了,一个人打拼的日子真的很累很辛苦…

渐渐地,开始流泪,哭着哭着,便想不如这样睡去罢了,起码抵得过一夜的清冷。
我们都一样,但其实我们生来幸福,只是我们都太忙了,都忘记了,好好睡上一觉。或许明早起床,你可能从来不曾留意过,阳光慢慢爬在你的脸上,会觉得很暖,很暖。
回想过去的似水流年,我们也曾荒唐,也曾年少无知,也曾追着男孩跑,或者追着女孩跑,我们迷茫但我们对理想期待;我们固执但这源于渴望和热爱,曾经的我们放学吹着口哨,与三俩好友嬉笑打闹。那时的我们,不曾想过,十多年后的自己,竟...

我从未爱过这世界,
它对我也一样;
我没有阿谀过它腐臭的气息,
也不曾忍从地屈膝,
膜拜它的各种偶像;
我没有在脸上堆着笑,
更没有高声叫嚷着,
崇拜一种回音;
纷纭的世人不能把我看作他们一伙;
我站在人群中却不属于他们;
也没有把头脑放进
那并非而又算作他们的思想的尸衣中,
一齐列队行进,
因此才被压抑而至温顺。

我没有爱过这世界,它对我也一样——
但是,尽管彼此敌视,
让我们方方便便分手吧;
虽然我自己不曾看到,
在这世上我相信或许会有不骗人的希望,
真实的语言,
也许还有些美德,
它们的确怀有仁心,
并不给失败的人安排陷阱;
我还这样想:
当人们伤心的时候,
有些人真的在伤心,
有那么一两个,
几乎就是所表现的那样——
我还认为:
善不只是空话

传说世间的一切生灵皆可修炼成仙,而猫自然在其中。每修炼二十年,猫就会多长出一条尾巴,等到有九条尾巴的时候,就算功德圆满了,连天上的神仙都要敬让三分。

可是,这第九条尾巴却是极难修到的,当猫修炼到第八条尾巴时,会得到一个提示,帮助它的主人实现一个愿望,心愿完成后,会长出一条新的尾巴,但是从前的尾巴也会脱落一条,仍是八尾。这看起来是个奇怪的死循环,无论怎样都不可能修炼到九条尾巴。

有一只很虔诚的猫,已经修炼了不知道几百年,也不知道帮多少人实现了愿望,但仍然是八条尾巴,它向佛祖抱怨,这样下去如何才能修炼得道?佛祖只是笑而不答,它只得继续修炼。有一天当它在暴风雨中回到它藏身的村庄,遇到一个少年被狼群围攻,...

年轻,并非人生旅程的一段时光,也并非粉颊红唇和体魄的矫健。

它是心灵中的一种状态,是头脑中的一个意念,是理性思维中的创造潜力,是情感活动中的一股勃勃的朝气,是人生春色深处的一缕东风。

年轻,意味着甘愿放弃温馨浪漫的爱情去闯荡生活,意味着超越羞涩、怯懦和欲望的胆识与气质。而60岁的男人可能比20岁的小伙子更多地拥有这种胆识与气
质。没有人仅仅因为时光的流逝而变得衰老,只是随着理想的毁灭,人类才出现了老人。

岁月可以在皮肤上留下皱纹,却无法为灵魂刻上一丝痕迹。忧虑、恐惧、缺乏自信才使人佝偻于时间尘埃之中。 
 
无论是60岁还是16岁,每个人都会被未来所吸引,都会对人生竞争中的欢乐怀着孩子般无穷无尽的渴望。

在...

1.
我是一个邮筒。
我出生在新东路的北口。绿皮方筒,标准的高度和腰围,我们那一批的孩子都长得一样。
我们背负各自的使命被安置在城市不同的角落,他们说,我们是天使。是所有投递的信件飞往各地的命运旅途的起点。
你要知道一出生,我就没有同伴在身边。再怎么努力眺望和呼喊,也看不到熟悉的身影。
我多少开始理解,我们其实是孤独的天使。
幸亏,我还有信件朋友们。
八九十年代寄信是多么平常的事啊。也是多么重要的事。因为还没有互联网,没有伊妹儿,没有手机短信,微信……你想对一个遥远的人说话,要么老不容易去打一个不便宜的电话,要么,就老老实实写信。于是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人,从我嘴巴里塞进来各式各样的信。白色信封、土黄信封、粉色...

柳絮纷飞,花开无声,七月的午后,天气有点炙热,北国的天空,却始终不为所动,而我,安静的蜷缩在流年的某一个角落,这是你,留给我唯一的心忆。

同一故土的人,被迫分隔两地,而你那温馨的脸庞时常在我温馨的梦中所现,北国的某个城市,蓝天白云水悠悠,一片大好之景,可是,我不习惯也不喜欢,只因,这里,缺少了你,你是我对城市的眷恋,流年碎影,恍若一世,你在离我不远的城市桥守护星,而我,却在烟雨碎梦中守你。

记得我们相识是在某年的九月之后,当时的我心高气傲,什么都置之不顾,可是当你出现在我眼前,宛若天人,把我震惊,上天安排我们相识,却不允许我们相知,或许这是青春岁月里最大的遗憾也是最大的守望吧!自此之后,总在不经意...

夜色朦胧、华灯初上时分,一阵薄雾远远晕开,如墨染的雪图,与原本的情节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开了音乐,随手选一本书站在窗台对着夜色沉思,想起许多事……

或者,一路上所觉得理所当然的都不会发生,如同越是在乎的拥有越会随着时间的流逝看不到踪迹。反而是意念里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发生的几率比较高,因为随意,所以有"踏破草鞋无觅处、得来全不费工夫"之遇。这样的时候,不放弃,顺其自然地坚持最理直气壮,也最具魅力。

然而,有人说,当你累了,烦了,倦了,选择放一放手,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前路步伐轻盈。

后来,我看到那么一篇漫画:生活中,我们每个人都背着一个超乎想象的重量级十字架,在各种不寻常的路上行走。有个朋...

过这样一种生活:保持心灵的圣洁和纯净,仿佛你从宇宙间借来一块黄金,最终还要原样奉还。
——题记
过这样一种生活:摆脱激情和欲望,心灵冷静而达观。痛苦和不安只从内心生发出来,也只从心灵深处消除,而消除它们最初也许要用一年,用数个月,渐渐只用几天,甚至是一天,几个时辰,甚至痛苦和不安一经生发,即告消散,就像水滴落进炽热的火炭。
过这样一种生活:既坚持劳作,又隐退心灵,保持精神一隅的宁静。让思想严肃,庄重而纯真,让生命甜美、忧郁和高贵。学会沉默,因为没有太多闲暇。学会尽义务,爱孩子、爱爱人、爱父母、爱他们甚过爱那些所谓紧迫的事务。既不被别人左右,也不去左右别人。
过这样一种生活:不奇怪,不惊骇,不匆忙,不拖...

淡淡的忧伤涌上心头,莫名的,一丝失落,空洞的乏味感觉疲累一阵阵袭来,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,有时想,上天给与我们生命的时候,那一声声嘹亮的哭泣,是否就已注定,我们要不平凡的走过这一生。

当我们被这样或那样的情所牵绊时,是否发现,人这一辈子都在被这样或那样的情所困扰。莫名时无奈的愁绪,愁绪时相思的泪滴。人生如若只初相见,何事西风悲画扇。
从西到东,有一千公里的距离,西方的干燥萧瑟衬托了东方生机盎然,一路上的风景如我们走过的岁月,虽短暂,却赏心悦目。这个季节,车窗外大片的绿。欣赏着田边大片的绿色,这蓬勃的生机。
踏上前行的列车,奔向生活的下塌地,火车有节奏的咚咚声,让我忘记了疲劳,离开这个有她的城市,无心大...

成熟是一件好事情。庄稼成熟了才能收割;果实成熟了才好食用。人亦如此,成熟的人,说话办事有板有眼,稳稳当当,不像那些毛手毛脚的“愣头青”,毛毛躁躁,冒冒失失。

做人需要成熟,成熟就是恰到好处。但是,太成熟了,也未必是件好事情。譬如瓜果,熟过了头,味道也就变了。做人太成熟了,就会心机太重,城府太深,老于世故,老谋深算,外隐内敛,深藏不露,叫人捉摸不透,难以相处。不像那些心直口快的人,坦诚率真,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,宛如一泓清泉,纯净得叫人一眼看到底。

太成熟的人,烦恼就多了,欢乐就少了,活得就累了。不像那些大大咧咧的“马大哈”,心计不多,想得不多,遇忧不愁,遇烦不恼,纵有天大的事,该吃的吃,该喝的喝,整...

文/梁启超

人生什么最苦呢?贫吗?不是。失意吗?不是。老吗?死吗?都不是。我说人生最苦的事莫苦于身上背着一种未来的责任。人若能知足,虽贫不苦;若能安分(不多作分外希望),虽失意不苦;老、病、死乃人生难免的事,达观的人看得很平常,也不算什么苦。独是凡人生在世间一天,便有一天应该做的事,该做的事没有做完,便像是有几千斤重担子压在肩头,再苦是没有的了。为什么呢?因为受那良心责备不过,要逃躲也没处逃躲呀!
答应人办一件事没有办,欠了人的钱没有还,受了人的恩惠没有报答,得罪了人没有赔礼,这就连这个人的面也几乎不敢见他;纵然不见他的面,睡里梦里都像有他的影子来缠着我。为什么呢?因为觉得对不住他呀!因为自己对于...

- 查看更多 -